钱币收藏网

纸币收藏

“杨百万”与国库券

来源:百分钱币收藏网 编辑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3-08-21
  提起“杨百万”,人们都知道他是上海股票市场上鼎鼎有 名的人物,他的真名叫杨怀定,从人们送他的绰号,说明他很 有钱。百万不过是个象征意义的概念,从已经见诸报端的文字 分析,他的财产已远远不止100万元了。

  杨怀定的起家,便是由“倒”国库券开始的。购买过国库券 的人都知道,国库券的发行工作,公开场合下都是强调“自愿 认购”,而实行上一直采取行政摊派的办法,这就形成了城乡 居民家家有国库券,但家家都不多的局面,每年领回百八十元 的国库券,放进箱子里,谁也不把它放在心上。国库券不能随 便兑换成现金,偿还期少则三五年,多则十年,在物价不断上 涨的情况下,尽管利息不低,谁也不对它抱什么希望。在一般 老百姓看来,国库券是钱,但却是“死钱”,不能花不能用,还怕 丢。

  1988年以后,国家批准开办国库券转让市场,允许未到期 的国库券进人市场交易,当时闲散在家的杨怀定,从报纸上得 知这条消息后,凭着上海人的精明,他首先想到的是:国库券‘ 的得益率要比银行储蓄存款的利息髙出近一倍,买国库券当 然要比储蓄合算。他把家中所有存款共两万元取出,以108元 的价格买下一批国库券。既然国库券可以买卖,其中就必然有 利可图,抱着试试看的好奇心理,他揣上才买来的国库券,当 天下午又来到交易所。说来也怪,就在这同一天,国库券的行 情上涨奇快。100元的国库券,上午卖108元,下午已涨至112元。杨怀定立刻全部拋出,转手之劳,一天赚了 740元。

  初战告捷,杨怀定开窍了,由此萌发了他的金融意识,并 在实践中不断膨胀。
  有人说,时间就是金钱,对于杨怀定来说,空间同样是财 富。100元面额的国库券,上海卖112元,在安徽可能只有105 1元’在一些农村或偏远地区可能会低到与面值相等,遇到春耕 农忙时等钱用,甚至可以低于面值从农民手里收购国库券。这 种差异的存在,就为倒爷的暴富提供了机会。早晨7点乘上89 次特快,下午4点多到合肥,一出车站叫辆出租,迅速赶到市内 的国库券交易所,身上所携巨款全部换成国库券。随便吃顿 饭,马上乘晚上90次特快返回上海,次日清晨天还未亮,人已 在上海滩。马不停蹄,直奔证券交易所,合肥购买的国库券一 张不剩地抛出去。两个多月跑下来,杨怀定净赚50万元。看着 这一堆堆的钞票,那吃不好,睡不好的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? 尽管有关部门明文规定,对倒卖国库券的单位和个人有 种种处罚措施。但是,在全国各地的证券交易所门口、银行、商 店门前、甚至小摊位上,几乎无例外地都存在着炒卖国库券的 黑市,街头小贩公开张榜收购国库券,还有走村串户到乡村收 购国库券的专业户。在广州,有人靠倒卖国库券,一年赚了 400 万元。实力雄厚的大款们,并不像杨怀定那样起早摸黑赶火 车。他们电话联系,飞机来往,深圳、广州、乌鲁木齐、兰州,越 是偏远地区,人们的金融意识越淡漠,国库券的买卖差价就越 悬殊,利润越可观。比起街头练摊的、倒国库券的款爷,一个来 回赚一万元,随随便便。

  在东部某大城市机场,曾发生过这样一幕:飞往上海的班 机就要起飞了,一中年男子匆匆进向人口处,手提一只精致的 皮箱,笔挺时西服。机场人员验过身份证和机票、登机牌后,放他选入检査通道。当他来到行李检测器前时,屏幕上出现的图 像使检査员大吃一惊,原来这只皮箱里是一捆捆的钞票。
工作人员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,其中一个彬彬有礼地问
道:
“同志,请问您箱子里装的是什么? ”
这位男人心平静气地回答:
“国库券。”
“可以打开看看吗? ”
“可以。”他神情安详,动作熟练地打开皮箱,成捆的国库 券装了满满一箱。
“一共多少? ”
“20多万。”
“全是你的? ”检査员面带笑容。
“是的。”
工作人员笑笑,示意他关上箱子。 ’
“请吧! ”
中年男子挥手致意,提起箱子就走。箱子挺沉,但他仍步 履潇洒地登上飞机的舷梯。
如果这是一箱现金,那么盘问和审查也许不可避免。但这 是国库券,不记名、也不挂失,谁都有权拥有,又正值全国开放 证券市场,机场工作人员也许是见多不怪吧。何况有关方面也 没有下达禁止长途贩运的文件,当然该开绿灯放行。

  由于全国证券市场开放的时间差,形成了地区差价。以相 同年份国库券作串较,上海的买进价常比边远省份的价髙出 2?4个百分点,这一诱人的地区差价,便促使那些资金雄厚的 人,作起长途贩运的买卖。就全国范围而言,像刚才的那位长 途贩运者,恐怕有数以千计。由此带来了大量的国库券涌人上海,据统计,从国库券市场开放起,到1990年底,涌人上海国库 券市场的国库券已达6亿元,这对本来就畸形发展的上海证券 交易市场,更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  购买国库券的惊人利率,使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了黑市交 易中,连一些行政事业单位的人也大着胆子投身到买卖行列 中。李,是某行政单位的秘书,工作8年,存了 5000元,全部投 人国库券的交易’买进卖出,每天下班路过证券交易所门前下 来转转,历时一个月,净增1500元。再将这6500元买进第二 年到期的国库券,再转手,竟得到本息共7600元还多。他暗自 高兴,但又有一丝担心,这毕竟是违法的事儿。

  楚是某科研单位的数据处理员,他一副老实的书呆子相, 常叫人产生一种既放心,又不忍坑他的感觉,刚开始交易时还 有些放不开,等他发现人们很容易相信他而不愿相信那些油 嘴滑舌的人后,信心倍增。起初,他的资金不过千元,买进卖出 的差价也只有2并的利可得,也就是资金每周转一周可得20 元。楚力争加速资金周转,每天下了班赶到市场,使资金周转 上两周、三周,星期日、节假日则流转更多。三个月下来,他的 资金增加了一倍。一年以后,楚不知不觉地成了万元户。

  更多的人则走县串乡’直接深人厂矿区,收购人们压在箱 底等着对号兑取的国库券。一般人心想:别人拿的国库券在愁 它用不出去,他却拿现金来换国库券,这家伙准是神经有毛 -病。好奇的人三两个围上去和他搭话,问怎么个换法。于是,收 购人摆出一副替人分忧解难的样子,态度诚恳地趁势大作宣 传。

  “这位师傅你想,你手里的国库券是死钱,既不能买酒,又 不能买粮,我出的可是活钱,拿到手就能用。国库券派了几年,还得凭号兑换,谁知道还要等几年?现在物价上涨,钱越放越 不值钱,何苦死攒着那几十百把元钱去盼上几年,现在兑下来 还能买几瓶好酒几件衣衫,过几年恐怕只能买几斤菜了!我 不过小本买卖,这边收,省城卖,除去路费和开销,我又能得几 个?不过填填肚子而已……”

  一席话合情合理,听得人们直点头,一些人开始和收购人 讨价还价。万事开头难,只要有人带头,就像钓螃蟹似的,一个 紧钳一个,一来上钩,钩起来就是一大串。这天,他以8元现金: 买进面值10元国库券的低价大量买进,直到把现金用得仅剩 下车费才离去。第二天又接着来,收购额翻了一翻,一连几天, 直到厂区没人来换了,他才将所收国库券拿到大城市去销售。’

  这类民间自发的国库券黑市交易活动,发展十分迅速-参 加交易活动的人越来越多,几年间就已基本形成网络,遍及全 国。
  有些人被金钱冲昏了头脑,在国库券上做起了坑蒙拐骗 的事。据《中国财经报》报道:今年1月18日上午9时左右,广 位西装革履,手提小皮包,约20多岁的年青人派头十足地来到 江苏省兴化市顾庄乡孙东村会计吉来宝家中,一进门就向这 位会计自我介绍说我是顾庄信用社职工,名叫周立东,这次1 来是专门收购国库券的,因国家兑付国库券工作已于1月15日: 结束,为了保证各村剩余的国库券能及时全部兑付,市财政局 委托我们信用社下乡巡回服务。因这次是财政部门委托我们 代收购,所以兑付款待收购结束后凭收据和通知单统一到信 用社办理结算。”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一份伪造的兴化市财政 局“国库券兑付结算通知单”递到了吉会计面前,吉会计信以 为真,在没有弄清来人真实身份的情况下,轻易地将村里多年 购买的3520元国库券交给了对方。这位青年接到国库券后,用白纸写下收据一张和通知单一份,给吉会计后说你三月份 凭此收据和通知单到信用社取款,到时找我联系。”说完携带国库券扬长而去。

  3月15日上午,该村支书和会计带着收据和结算通知单来 到了该乡信用社,一踏每营业室就问有个名叫周立东的职工 在不在,当信用社的同志告诉他们根本没有此人时,书记租会 计如雷轰顶,连呼上当,来不及与柜台人员细说,就心急如火 地赶往乡派出所……目前此案正在追査之中。

  上述现象确实有值得深思之处,尽管这些人的活动是非 法的,但是产生这些现象的根源,却是没有开放合法的证券交 易场的缘故。多年来国家发行的巨额国债,兑换的期限又太 长。千家万户拥有的国库券与年俱增,各家的经济情况松紧不 一,有了急需用钱的时候,又没有债券转让的合法市场,凡此 种种,给刹价收购国库券的人创造了最佳的环境条件。许多人 在国库券跌价之际,着实捞了一把。

  1988年4月21日,国家在7个试点城市、开放了国库债券转 让市场。到5月30日,仅一个多月的时间,交易额已达3.15亿国库券合法上市转让,价格大大髙于以往二道贩子们的 黑市收购价,有力地保护了真正为国分忧的国库券认购人的 利益。

  由于国库券市场的推动,中国出现了第一批专业证券经 营机构。它们所组成的国库券承购包销团随之接手国库券发 行,一级市场应运而生,届库券行情日趋紧俏甚至一度发生了 老百姓想买买不到的紧张状态。据统计,1991年和1992年,国 库券发行分别以超额完成100亿和80亿的佳绩,被载入国债发 行的史册。

  然而,世界变化之快,往往让人措手不及。从去年下半年 起,一度相当火爆,引得万众争购的国债市场突然在没有任何 预兆的情况下进人了 “门前冷落车马稀”的“低迷状态”,人们 在感叹中看到,国库券痛失了其金边光彩。



 
纸币收藏
纸币收藏
企业新闻| 在线留言| 在线反馈| 友情链接| 网站地图| 站内搜索| 关于我们
  • 产品支持:中国人民银行 | 中国金币总公司 | 中国集邮总公司 | 中华集邮联合会
  •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邮币卡市场 电话:15210093958 QQ:1641661717
  • 版权所有:百分钱币收藏网  2008-2013 京ICP备13026461号-1
  • 声明:网登载内容来自报纸、网络、新闻等等,文章及内容仅供参考,不代表任何投资偏向,投资须谨慎。